讨论英超是否延期和奥密克戎关系不大

北京时间12月20日晚间,英超联赛官方发表声明,表示“尽管多家俱乐部正在经历疫情的挑战,但联赛仍将在安全的情况下继续当前的赛程安排”。

一个大背景是英国社会目前仍在“常态化运行”。根据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颁布的现行疫情防控B计划,接下来的圣诞派对不会被取消,酒吧等娱乐场所也不会歇业。

尽管当地公共医疗资源正在进入新一轮满负荷运转的风险之中——据《卫报》12月16日报道,英格兰地区94%的医院满员,81%的重症监护病床被占用。伦敦市长也于上周六宣布了城市进入“重大事件状态”。

因此,在大的政策发生变化之前,维持联赛正常运营,成为英超作为商业体的唯一选择。

联赛一旦面临停摆或延期,他们不仅要处理赛程重新排期这样的技术性问题,更要承受赞助商、转播商、门票收入等多方经济损失。根据英超CEO里卡多·马斯特斯透露,去年3-6月的那次停摆,就让英超所有俱乐部损失了20亿英镑,包括3.3亿的版权收入。

根据The Athletic报道,北京时间本周一晚间,英超各俱乐部管理层和联赛管理者通过Zoom进行了一次线上会议。

会议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以利物浦、阿森纳为代表的俱乐部希望推迟第20轮英超联赛的比赛时间。

上周末,英超刚刚结束了第18轮的比赛,总共有6场比赛(共10场)由于疫情原因宣布延期进行。如果是出于竞技因素(疫情感染导致阵容不齐),那么也应该推迟的也是本周末率先进行第19轮来联赛才对。

那么为什么要选择第20轮联赛呢?为什么阿森纳和利物浦会以“出头鸟”的形式进行表态?

众所周知,英超是欧洲五大联赛中唯一没有设置冬歇期的联赛。在其他球员享受圣诞假期的时候,英超英超的球员们反而要面临比平常更密集的赛程。

以本赛季的阿森纳为例,按照计划,他们要在12月26日到1月1日的这周,进行3场比赛。其中前两场之间的开球间隔不足48小时,比赛地却相隔近两百公里。

利物浦的情况要稍微好一些,至少他们不用在新年当天进行比赛。但从更长的时间线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jmzy.com/,英超他们也面临着巨大的消耗。在11月的国际比赛日结束后,他们要在36天里踢11场比赛——包括9场英超、1场欧冠客场(飞到意大利)和1场联赛杯。

而他们暴脾气的德国教练克洛普已经就“保护球员”的话题发表过无数次观点了。包括不喜欢英国人的圣诞新年赛程,希望取消足总杯的重赛制度,以及在疫情期间保持每场比赛5个换人名额(只有英超不是这样)。

去年疫情导致了大量国际比赛的延期。这些比赛都要在今年和明年上半年里尽快完成补赛,尤其是各大洲的世界杯预选赛。所以FIFA国际比赛日增多了,赛程就必然更紧凑。

从线下角度来讲,圣诞就是英国人的春节,上座率往往是一个赛季的峰值。以曼联为例,他们过去5个赛季中有2个上座纪录都在圣诞期间创造——都接近75000人。

从转播商的角度,英国更有一个不想得罪的金主:亚马逊。后者从2019-20赛华环立季壁常开始正式和英超合作,双方签订了3年价值9000万镑的合作,每年圣诞期间都将有一整轮联赛(10场)属于Amazon Prime独家播出。之所以选择这个事件,背后的核心逻辑是节日期间亚马逊母公司的报传腿电商业务将达到峰值。

重要的是,亚马逊近年依靠旗下的流媒体平台,已经成为了北美职业体育联赛版权谈判中的重要买家。尽力维护好和这个客户之间的关系,也是英超为未来可能增长点进行的重要考量。

事实上,面对新一轮疫情的冲击,大多数职业体育联赛的决定都是尽可能确保赛季正常打完。懒熊体育从知情人士处得到消息,鉴于目前的停赛以及众多被延迟的比赛,NHL联盟决定出台规则禁止其球员参加冬奥会冰球比赛,预计官方很快将宣布此规定。

所以最终的结论也就很简单了。英超官方拒绝了少数俱乐部提出的关于“延期进行第20轮联赛”的提议,至于另一个选项“彻底提前结束本赛季联赛”,根据《泰晤士报》等多家媒体的消息,甚至没有一家英超俱乐部代表投出赞同票。

当然,也会有一些小糖果被给到了俱乐部。比如英足总宣布,取消了足总杯第四轮打平重赛的计划。

回到会议本身。根据The Athletic报道,会议中关于联赛后续走势的一系列讨论,都是“由俱乐部提出,但决定权在英超董事手中”。

这种“一言堂”式的决策机制,恰恰是英超本赛季面临疫情突发情况的典型处理方式。

举个例子,在“何种情况下应该推迟比赛这件事”上,NBA和欧足联都有明确的数字规定。前者在防疫规定中明确写到,如果一线人,比赛就将延期;而后者则要求每支球队名单中至少拥有14人(包括一名门将)具备,比赛才能正常进行。

而英超并没有一个针对感染人数的明确标准。现有的机制仍然是“联盟说了算”。即俱乐部可以就自身情况申请延期比赛,具体结果仍由英超董事会讨论决定。

英超官方对媒体给出的解释是,仅靠感染数字做决定不够灵活。他们举出了两个相对特殊的例子:如果一支球队只有3例感染,但都发生在一线队守门员身上,那么比赛很难进行;而如果没有感染,但俱乐部训练场被卫生部门要求关闭,球队也可以被视为在不公平条件下备战。

包括做出决定的时间。原定于12月12日进行的热刺对阵布莱顿的比赛,在开赛前3天就宣布延期;而计划于上周六进行的维拉和伯恩利的比赛,则是在开赛前2小时才最终做出延期决定。

不止是联盟和俱乐部的关系,在俱乐部和球员关于疫情的沟通中,老板们也占据了绝对的话语权。

疫苗是一个让管理层感到头疼的话题。根据英超官方最新发布公布的数据,仍有16%的球员尚未接种疫苗。而在意甲,已经有超过98%的球员完成了两次接种。这或许也是为什么英超各队出现远多于其他联赛感染的重要原因。

有的人甚至直接撂下了狠话。伯恩利俱乐部主席Alan Pace在接受BBC兰开夏郡电台采访时说:“如果球员选择不接种疫苗,那么也许他们可以选择另一份工作。”

这或者可以视作代表英超众多美国老板态度的一段发言。Alan Pace是伯恩利俱乐部大股东ALK Capital的合伙人。2020年底ALK Capital完成对伯恩利俱乐部多数股权收购后,他上任俱乐部主席一职。

利物浦主教练克洛普也在此前对媒体暗示,没有接种疫苗的球员将对集体的健康产生威胁,他并不打算在冬窗签下这样的球员。

英超官方似乎也在合理地利用一些规则督促球员尽快接种。譬如面对新一轮疫情将过去的“一周双测”改成了“每日一测”,并且将在每月公布疫苗接种情况,试图通过媒体适当施压。

至于未来的走向,克洛普和阿尔特塔显然说了不算,甚至连英超联盟也说了不算,他们现阶段就受制于转播商。而一旦政策发生变化,他们也必须要服从政府的最新防疫规定。英国卫生大臣赛义德·贾维德已经发表声明,表示“拒绝保证圣诞节前不会实施更严厉的政策”。

相似的转变在去年3月曾经发生过一次,就在英超宣布正常进行之后的数天,严峻的防疫形势就导致了赛事的停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