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曾经的“地下皇帝”梁旭东手下团伙杀害51人终被判死刑

他是新中国成立后吉林长春市最大犯罪团伙的组建者,作案百余起杀害51人,在其巅峰时期,甚至就连乔四这位黑帮老大都要放低姿态,他就是罪恶滔天的梁旭东,人称“地下皇帝”,那么他的身上又有何故事呢?

梁旭东原名梁笑溟,1966年8月30日于吉林长春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中出生,其家庭条件并不是太好,但是基本的生活还是可以保持的,可能是因为生活在这样的一家家庭中,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其父母忙于赚钱对于梁旭东的管教非常的松懈,梁旭东常常会因为与人打架斗狠给家里带去很多的麻烦,直到长大之后,其父母为了让梁旭东懂规矩和改正以前身上不好的习惯,将梁旭东送到军营中,希望能够以此来磨练梁旭东的性格,但是最终还是失败了,部队的条条框框并没有将其改变,反而为其以后的犯罪做下了铺垫。

在1987年的时候,梁旭东从部队退伍回到德惠市,并且被分配到一家粮食运输公司中工作,虽然说这样的工作在现在这个年代确实算不上什么,但是在当时那个年代,这样的工作已经算得上是一个铁饭碗了,更是一个很多人争先恐后想要获得的工作,可对于梁旭东来说,这样的铁饭碗赚的钱太少了,根本满足不了自己的野心。

因为其曾在部队的原因,身体素质非常的好,他便想要以自己在军队中学习到的武艺闯荡一番,但是其选择的道路却是一条不归路,他利用自己身上的武艺在当地为非作歹欺压百姓,并且凭借着自己的身手在德惠市混起了黑社会,在两年后,他经常斗殴,并且走上了倒卖汽车运费票的歪路,他的这种行为给当地的治安和管理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为此当地公安机关多次对其进行处罚,这个时候的他不过还是一个地痞流氓罢了。

直到1993年的时候,不知悔改地再次暴露出自己的野心,在机缘巧合之下,他与陈某、张某某、孙某某“两劳”释放人员结识,并且纠集了一大帮社会闲散人员组成了黑社会团伙,并且在当地屡屡犯罪,经常性的聚众斗殴慢慢的发展犯罪势力,并且势力越发庞大,成为了独霸一方的犯罪团伙,之后梁旭东认识了多名“两劳”释放人员,其中便包括了日后梁旭东犯罪团伙的二把手杜荣军,随着手下的人数越来越大,他们的野心也越来越大,并且将矛头指向长春市。

打架最不能缺少的便是武器,身为犯罪团伙首脑的梁旭东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从其犯罪团伙的矛头指向长春时,他们便开始通过一些非法的途径购买手枪、猎枪、刀子等等凶器,而梁旭东则利用自己警察的身份为自己的犯罪团伙开后门,大肆的发展团伙势力,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梁旭东犯罪团伙在长春逐渐发展开来,手下的地盘和势力也变得越来越大,英超甚至到后来,梁旭东犯罪团伙在长春地界的话语权非常的高。

因为他的哥哥身后的能量非常的大,人脉网非常的广,不仅曾将梁旭东从警局中捞出来,甚至还凭借着背后的关系让梁旭东成为了长春市某一单位的保卫科长,按照正常情况来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jmzy.com/,英超一个作案累累的人是绝对不可能爬上这样的位置,可他的哥哥却凭着关系硬生生地将其安放在那个位置,可见其背后的人脉到底有多么的雄厚了,在之后让人没有想到的事情再次发生,他的哥哥居然帮助他进入了朝阳区公安分局工作,也是从这里开始,他变得肆无忌惮了,身上的这层身份,更为其做犯罪行为充当了保护伞!

在1996年7月的时候,梁旭东再次露出了自己的獠牙,当时的他因为贷款手续不合格的原因遭到了信贷科科长朱某的拒绝,而朱某之所以会拒绝梁旭东的贷款请求也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梁旭东带来用作抵押的营业执照并不是梁旭东本人的,而是梁旭东依靠合作为由向某公司索取的,在遭到朱某的拒绝之后,梁旭东心生不满,并且产生了报复的想法,于是在同年同月28日晚上9点钟左右,梁旭东在朱某下班回家的路上对朱某进行了殴打,期间梁旭东曾举起大棒砸向朱某的头部,随后将朱某拖上汽车,带到别处进行威胁!

但让梁旭东没有想到的是,在经过严刑拷打之后,朱某仍旧坚持自己的决定,拒不办理贷款手续,梁旭东这一想,自己如果没有钱的话,之后的发展还怎么能进行下去,随后再经过思考想出了一个让朱某不得不同意的方式,虽然说朱某本人对于梁旭东的威胁并不害怕,但是梁旭东却用朱某正在上小学的儿子作威胁,并对朱某说道“你的骨头倒是挺硬的,就是不知道你正在上小学的儿子是不是跟你的骨头一样硬”,而朱某在听到这句话后,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受伤,只得哀求梁旭东放过自己的儿子,并且在无奈的情况之下答应了梁旭东的贷款请求。

就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的第二天,被威胁的朱某将梁旭东的贷款请求批准,而梁旭东也如愿地拿到了180多万的款项,而这笔钱最终的去向也并不是正规的消费,而是被梁旭东以贷款的方式放了出去,并且以收取高额的利息来获取利益,如果有人借钱没有按时还上的话,那就会利滚利,最终还不上他们便会采用暴力手段收账,而对于借出来的这笔180万的巨款,他本身也没有打算偿还,从那之后他的野心更加地膨胀。

他利用自己民警的身份结识了很多的公职人员,并慢慢的发展的圈子,其犯罪团伙犯罪累累,也都在其和其哥哥的操作之下逃脱制裁,直到一次催债的时候,他的小弟使用武力让借贷人屈服的行为引起了巡警的注意,因为其小弟的所作所为简直太嚣张了,高利贷本身就是违法的行为,他们居然在白天的时候上门讨债,并且使用暴力,最终在公安机关的调查和追捕之下,梁旭东被抓获,可即使是这样梁旭东仍旧十分的嚣张,并且没有一丝的恐慌,甚至在面对民警时,梁旭东十分嚣张的说到“我上面有人”,不过之后确实是证明了其头上确实是有人,因为犯下了如此弥天大罪的他居然在被关押一个多月就走出了监狱,自那之后,梁旭东钻法律的漏洞赚钱,并且非法获利高达上千万。

虽然说当时梁旭东团伙的发展非常的好,但是梁旭东为了防止事情败露制定了非常严格的帮规,能严格到什么程度呢?等级层次十分的分明,下属有事必须向上级交代,获得允许后才能够进行,如果有人违反规定,情况较轻的剁手指,重的直接将腿打折,这样的规矩管束手下非常的成功,也因此其帮派蒸蒸日上,当然还有一个准则也是让这一犯罪团伙日益变大的原因,那便是严格审核,必须要对组织忠诚,不允许中途退出之类的事情发生,如果有人中途退出同样也是上面的处罚,在这样严格的帮规之下,想要加入帮会的人不仅没有变少,反而越来越多。

在梁旭东31岁的时候,便已经成为长春市有头有脸的黑道大哥,这段时期也是他的巅峰时刻,并且变得更加的嚣张跋扈,但也正是他的这种嚣张跋扈成为了其灭亡的理由,在某一天他突然接到上级的命令前往某办公室汇报工作,当时的梁旭东认为只是简单的工作安排,但等待着他的是警方的制裁,再次被抓获之后,梁旭东仍旧嚣张地说到自己上面有人,不惧怕审讯,并声称自己两个月便可以出去,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这次的背后的关系网毫无作用,而他也再也没有走出监狱。

法院在经过审理发现,梁旭东手下的犯罪团伙在1994年2000年这段时间里面,一共作案百余起,而杀害的人数更是高达51人,有多人遭其伤害并未准确的数据,不过轰动全国“1·29惨案”便是这一犯罪团伙犯下的罪孽,最后作案累累的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法院在了解到这样犯罪团伙的种种罪行之后,依照法律以故意杀人罪等罪名判处梁旭东等四名犯罪团伙主要人员死刑,对于此结果,梁旭东不服并提出上诉,这时法院将其犯罪的证据拿出,并且将梁旭东的上诉请求驳回,维持原判,就这样这个在吉林作威作福的黑社会犯罪团伙走向了覆灭!

Comments